您当前的位置 :兴安盟新闻网 > 科教卫生 正文
回眸兴安抗战历史 勿忘日本侵华罪行
兴安盟新闻网   15-09-02 09:39   打印本页  来源: 兴安盟老区建设促进会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专题讲座

  2015年9月3日,是中国首个法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为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印发了《关于举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及其他有关活动的通知》,提出纪念活动的主题是“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并对纪念活动作出总体安排。9月3日,我国将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大阅兵,主要展示自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中国抗战胜利后,经过70年的建设和发展,国力日益强盛,尤其是要充分彰显中国军人的形象和军事实力,这既是对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一种强悍震慑,又是对中国包括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的一种巨大鼓舞,还是全中国人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最好的宣传形式和有效办法。所以,结合兴安盟革命老区在抗日战争中所做的历史贡献,特以《回眸兴安抗战历史,勿忘日本侵华罪行》为题,着重讲一下兴安地区军民在摆脱日伪统治争取内蒙古解放事业中的特殊贡献,在红色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主张下,积极参加反满斗争所发生的重大历史阶段、重大历史事件、重要历史人物、抗日英雄、直至取得反满抗日斗争胜利的历史。

  2003年,经原黑龙江省军区司令员王明贵介绍,东北抗联英雄刘义权(右一)等7名革命老前辈在齐齐哈尔市,向孙连春同志介绍了东北抗联在兴安地区开展对敌斗争的有关情况

  兴安地区军民在摆脱日伪统治争取内蒙古解放事业中的特殊贡献。

  一、兴安屯垦军的建立、编制及驻防。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先后被南京国民政府任命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官和全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1931年5月1日,他将原东北军部队按国民革命军序列和东北军地方特点进行改组,炮兵教导总队改编兴安屯恳军。屯垦军是东北军的一支重要储备力量,苑崇谷为屯恳军统带(即旅长),防区在洮南、洮安北、白城子一带,司令部设在葛根庙。屯垦军统带部统带苑崇谷(兼)第一团团长驻索伦;第二团团长张毓龙驻葛根庙;第三团代团长关玉衡驻苏鄂公府。

  二、“中村事件”。1931年6月,为占领满蒙,掠夺资源,日军参谋部大尉中村震太郎,到中国东北从事间谍活动,6月26日被当地驻防的中国屯垦军第三团所部(察尔森镇)拘获,由于间谍罪证确凿无疑,团长关玉衡遂下令将中村等人处死,史称“中村事件”。1931年9月18日,日本军队突然向东北军驻地沈阳北大营发动袭击,炮轰沈阳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中村事件”是其借口之一。

  侵华日军”中村事件“发生地遗址——纪念墙,位于察尔森镇居力日很山北部。2006年,察尔森中学为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所建的侵华日军“中村事件”发生地纪念墙。

  三、江桥抗战。“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于次日占领沈阳。此时,日军许以黑龙江省主席之职诱降洮辽镇守使张海鹏,令作前驱,进攻黑龙江省。10月14日,兴安屯恳军苑崇谷率部向龙江撤退,投奔马占山共同抗战。11月4日拂晓,江桥抗战打响,苑崇谷是江桥和三间房一带总指挥,部队驻守三间房阵地。11月12日,敌军以7000余人的兵力向三间房阵地进攻,并有10架飞机向苑部阵地投弹,战壕多处被毁。驻守在三间房阵地的苑崇谷、张殿九、吴松林各部,英勇抗敌,直至敌军退却。17日拂晓,敌军3万余众,由多名师团长亲自指挥,向三间房主阵地进攻。苑崇谷部及三旅二团李少峰部,以3000余兵力迎敌。敌军主力连续猛扑10余次,均被击退。这两次战斗,双方伤亡惨重。苑崇谷部在三间房阵地,浴血奋战,几乎全歼日本滨本联队,伪高波骑兵队也死伤殆尽。后因部队无援,不得已于11月18日撤离防地。在苑崇谷的带领下,突泉县、科右中旗、科右前旗、扎赉特旗、泰来县、扎兰屯等地有三千多爱国青年人参加了苑崇谷部,参加了江桥抗战,多数为国捐躯。

  四、伪满洲国行政区划分及兵力部署。从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1934年将东北地区黑龙江,吉林,辽宁(不含旅顺、大连一带直接归日本管辖)三省和内蒙古东部划为14个省和2个特别市,1939年更改为19省、1特别市。其中内蒙古东部从1934年至1939年一直划分为兴安东省(扎兰屯)、兴安西省(开鲁)、兴安南省(王爷庙街)和兴安北省(甘珠尔庙)。1943年日本为了做好更大的军事准备,将兴安东、南、西、北四省统一划归为兴安总省,总省所在地设在王爷庙街。到1944年下半年,日本在白阿线一带驻军,主要包括关东军四十四集团军一〇七师团、日本开拓团和伪军,达五万多人,其中在海拉尔、阿尔山设有多处军事筑垒、飞机场。一〇七师团长为部孝一中将,指挥部设在阿尔山。

  侵华日军五岔沟军用飞机场遗址建于1935年,位于阿尔山市五岔沟镇东南3公里处,1996年5月28日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被中共兴安盟委命名为盟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侵华日军南兴安隧道碉堡遗址建于1934年6月,完成于1936年,全长3218.5米,位于阿尔山市白狼镇南兴安隧道入口右侧,1996年5月28日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命名为自治区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阿尔山火车站旧址,始建于1937年,位于阿尔山市温泉街白阿铁路336.4公里处,1996年5月28日,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45年8月,日军一〇七师团驻五岔沟司令部临时指挥所,位于阿尔山市五岔沟镇北苗圃后沟山洞。

  五、争取内蒙古独立的抗日斗争在兴安地区汇聚两种革命力量。抗日战争年代,在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兴安大地主要汇聚着两种革命力量,并为后来争取内蒙古民族解放和统一以及支援东北解放战争做出特殊贡献。

  一种是内蒙古东部首先获得独立和解放的主导力量。是以特木尔巴根、朋斯克、德力格尔、博彦满都、哈丰阿、阿思根为代表的东蒙领军人物为争取内蒙古解放和统一,在抗战胜利前按照共产国际及共产党驻乌兰巴托的指示,坚持组织和发动群众,开展党的地下革命工作,在伪兴安二师、教导团、路军军官学校中物色培养革命中坚力量,并在1943年至1945年8月6日前,由哈丰阿、特木尔巴根、阿思根召开三次会议,决定寻找时机,适时发动武装起义。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苏联进军阿尔山,与日军展开激烈的山地战。8月10日、8月11日伪兴安二师包括伪兴安教导团、路军军官学校学生先后在王爷庙街和葛根庙举行了武装起义,积极配合苏军作战,维护社会治安秩序。

  1945年“八•一一”葛根庙武装起义遗迹现状卫星图片,位于葛根庙北雅玛图东山沟一带。

  苏蒙联军在东起呼伦贝尔西到乌兰察布盟的广阔地域向日伪军发动全面进攻,8月10日至14日先后占领满洲里、突泉、索伦、王爷庙街等重镇。14日,日本政府宣告接受“波茨坦公告”,15日宣告无条件投降。苏蒙联军对仍未放下武器的日军猛烈进攻,截止17日先后占领林西、乌丹、通辽、赤峰、博克图、扎兰屯等城镇。截止19日,西路苏蒙联军先后占领多伦、张北、化德等城镇。至此,解放了内蒙古中东部地区。日军无条件投降后,驻王爷庙街的伪兴安总省随之崩溃瓦解。8月18日,内蒙古东部的部分蒙古族革命者、开明上层人士、大批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以及一些伪兴安总省官吏,组织“内蒙古人民解放委员会”,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名义发表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提出恢复该党,创建内蒙古解放军,驱逐日寇,铲除封建势力,保障劳动人民的自由和权利,走“非资本主义道路”;实行民族平等,联合中国革命力量,为蒙古民族的解放而斗争,并主张内蒙古加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因为当时国共还处在合作时期)。是月下旬,召开首次党员会议,组建东蒙党部,哈丰阿任秘书长,博彦满都、特木尔巴根、阿思根、旺丹等为执行委员。会后组织近百名青年分别到内蒙古东部各盟旗宣传该党的主张,进行“内外蒙合并”的签名运动。

  (一)内蒙古骑兵一师的组建。1945年10月2日,在苏联红军驻王爷庙(今乌兰浩特市)城防司令部的支持下,兴安地区以“八·一〇”、“八·一一”武装起义官兵为基础组成了民警大队。1946年1月,为适应形势需要,进一步扩大武装力量,以民警大队扩编的民警总队为基础组建成立了内蒙古骑兵第一师。从此,蒙古民族的革命走上了武装夺取民族解放,武装保卫民族生存权的斗争新阶段。5月,骑兵第一师诞生了第一个党总支。在辽沈战役中,师长王海山、政委胡昭衡带领全师铁骑执行堵击长春突围之敌任务,歼敌1万余名,有力地支援了东北解放战争。骑兵第一师自成立之日起,就担负起维护兴安盟地区治安、打击反动势力的重任。

  1

  (二)东蒙古自治人民政府成立。1945年8月18日,内蒙古东部地区的部分蒙古族革命者、开明人士、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以及部分曾在伪满兴安省任职的官吏,聚集兴安盟王爷庙街,组成内蒙古人民解放委员会,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名义发表《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提出内蒙古将在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指导下加入蒙古人民共和国。10月下旬,由博彦满都等10人组成的东蒙古人民代表团赴乌兰巴托,请求“内外蒙(古)合并”,遭到拒绝。11月,由乌力图等人组成的东蒙古代表团赴沈阳,向中共中央东北局、奉天省政府呈递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希望对“内外蒙(古)合并”的主张给予支持,中共东北局负责人指出:内蒙古人民的当务之急,应是在维护国家统一的前提下争取民族解放。并建议尽快与在内蒙古西部开展自治运动工作的云泽(乌兰夫)等取得联系,共同开展自治运动。在综合各方建议后,内蒙古人民解放委员会决定通过开展东蒙古自治运动,统一内蒙古各盟旗,进而实现内蒙古“独立”。 1946年1月16日,东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在葛根庙召开,宣布成立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哈丰阿为政府秘书长(实际负责人),并选出哈丰阿等组成的行政机构“小呼拉尔”。会议制定并通过《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施政纲领》、《东蒙古人民自治法》等文件。19日,发表《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树立宣言》,宣布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正式成立,并建立了东蒙自治军。兴安盟也同时成立。

  (三)《吕阿协定》签署。1946年1月25日,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内防部部长、东蒙自治军司令员阿思根、兴安南部地区主任乌力图等应西满军区领导吕正操、李富春、张平化之邀,在郑家屯(今吉林省辽源)就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与东蒙自治军的关系问题进行磋商。双方最终就东蒙地区根据地建设和军队的领导等重要问题达成共识,签署了协定,史称《吕阿协定》。主要内容归纳为:(一)东蒙自治军接受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的领导和指挥,共同打击反动武装;(二)西满军区向东蒙自治军派驻政治工作人员,开展政治工作;(三)西满军区为东蒙自治军提供武器、弹药和部分给养。《吕阿协定》妥善解决了西满与东蒙的军队关系问题,开创了东蒙自治军建军的新局面。从此,东蒙民族武装部队正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东北民主联军并肩作战。阿思根在哲里木盟,以各旗武装为基础,组建东蒙自治军骑兵第二师,率军南下昭乌达盟、卓索图盟,相继建立民族武装。应洮南和白城子东北民主联军之邀,东蒙自治军先后派出部队解放了洮南,平定了西满局势。同时,阿思根、双宝率部攻入突泉县城,救出了被国民党马海泉部囚禁的共产党人胡秉权,恢复突泉县民主政府。东蒙自治军还击退了扎赉特旗的国民党“光复军”,平定了索伦、巴拉格歹的反革命暴乱。阿思根还率部在哲里木盟舍伯吐三次出击国民党军队,为东蒙和整个东北局势的稳定,建立巩固的后方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四)西满军区驻王爷庙街办事处成立。1946年2月17日,西满军区政治部派政治工作干部胡昭衡到王爷庙街,同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主席乌兰夫派来的代表取得联系,了解东蒙地区形势,西满军区决定组成西满军区驻王爷庙街办事处。1946年3月下旬,嫩江省委常委兼白城子地委书记张策奉西满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平化的批示,作为西满军区的全权代表,带领几名干部和20余名战士,从白城子来到王爷庙街。3月28日成立了西满军区驻王爷庙街办事处(对内称中共东蒙工作委员会,张策、胡昭衡、胡秉权三人组成,张策任书记)。地点在王爷庙街南区三甲四牌赫宅。张策还被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任命为内防部部长(主管部队工作)。中共西满分局又派中共干部胡秉权、黄文飞、李一夫、胡昭衡等到东蒙自治军和东蒙古军政干部学校任职。

  

  (五)“四三会议”。1946年4月3日,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会议,即著名的“四三会议”在承德举行。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的代表为乌兰夫等,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的代表为哈丰阿等。会议一致通过《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会议决议》,明确:内蒙古自治运动的方针是平等自治,不是独立自治,并且只有在中共领导帮助下才能得到解放。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为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领导机关。东蒙古自治政府施行解散,在东蒙设联合会总分会领导工作。哈丰阿被增选为联合会常委、宣传部长、副秘书长。1946年5月26日---28日,东蒙古人民第二次临时代表会议在王爷庙举行。决定执行“四三会议”决议,取消东蒙自治政府,撤销所属各省,建立内蒙古自治运动东蒙总分会,成立兴安省政府,哲盟等盟为兴安省管辖区。哈丰阿当选为东蒙总分会主任、兴安军区政委、中共兴安省工委委员。

  (六)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1947年2月14日,乌兰夫率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机关抵达王爷庙。4月23日,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在王爷庙开幕,选举乌兰夫为内蒙古自治政府主席,哈丰阿为副主席,主席台悬挂毛泽东、乌兰夫、斯大林、乔巴山画像和五星、套马杆、锄头组成的联合会旗(后为自治区政府旗)。5月1日,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从此,我国第一个少数民族实行区域自治的省级红色红色政权在乌兰浩特市诞生,并开创了我国实现民族区域自治的历史先河。正式由于在兴安盟这片红色的沃土上,在日本投降后首先建立东蒙民族自治政权和内蒙古第一支民族武装力量,创建东蒙革命根据地,坚决支持和拥护共产党关于民族问题的正确主张,及时阻止和严厉打击国民党反动势力的进入,才使这里成为内蒙古民族解放运动的中心,不但为内蒙古东西部联合统一和内蒙古自治政府在乌兰浩特诞生起到关键性作用,而且成为东北革命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东北解放战争的后方基地,为支援东北解放战争,取得辽沈决战的胜利做出牺牲和贡献。

  “五一”大会会址始建于1935年,位于乌兰浩特市五一路东侧。2006年5月25日,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2009年5月,被中共中央宣传部命名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4年,入围全区首批内蒙古中共党史教育基地。

  二是辅助革命力量。就是东北抗联第三路军第三支队在兴安地区组织群众,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正确主张,使这里成为嫩西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的重要游击区。“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铁蹄践踏下的东蒙古地区,义勇军、游击队等各种抗日武装雨后春笋般涌现,从此开始长达14年之久的抗日战争。1931年——1945年8月抗日战争时期,这里的群众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与日军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许多英烈献出宝贵的生命,并为1945年8月9日苏军对日作战,首战阿尔山快速攻破军事堡垒、歼灭盘踞在白阿线上的日本四十四集团军一〇七师团主力(师团司令部设在五岔沟)、快速挺进长春、沈阳等东北城市给予及时配合和有力支持。

  (一)抗战时期兴安地区有一条红色运输线。1931年11月4日,从爱国抗日将领马占山指挥的江桥抗战开始,到19日结束,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江桥抗战虽败犹荣,它激起了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决心和信心。1932年3月1日,伪东北行政委员会发表《建国宣言》,宣布成立伪满洲国。3月5日,中共满洲省委为反对伪满洲国傀儡政府成立发表宣言,号召人民武装起来,驱逐日寇,打倒伪满洲国。4月5日,中共满洲省委提出反日战争的10条纲领。1935年8月1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成立,赵尚志为军长。当时在马占山部参加抗战的丛世和,于1937年初,通过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联络员赵玉珠介绍,投军赵尚志部下。不久,他加入中国共产党,还被任为东北抗联第三路军三团一营营长。丛世和是兴安盟扎赉特旗罕达罕人,根据第三路军领导指示,在丛世和的直接领导下,这里秘密建立一条专门为东北抗联第三路军输送战事所需物资的红色运输线。

  “七·七”事变前后,日本侵略者对东北地区实施一整套法西斯政策,疯狂地破坏我地下党组织,“围剿”抗日联军,压缩抗日游击区,企图把我北满抗联各军“聚歼”于松花江下游地区。1937年冬,日伪军决定开始发动强大攻势和“讨伐”,抗日游击区更加缩小,东北抗日游击战争进入更加艰难阶段。1938年10月,王明贵率第三支队进入兴安东省扎兰屯、索伦一带,为避开日伪军围剿,进入大兴安岭林区。丛世和部作为第三支队的先遣侦查队,深入到兴安东省所在地扎兰屯、喜扎嘎尔旗(今科右前旗索伦镇,下同)所在地索伦,很快摸清驻扎在此地日伪军的编制、武器、工事、住所及活动情况。进入11月份,大兴安岭南麓冬季降临,行军打仗,吃穿住等成为难题。为解决第三支队的生存困难,丛世和与抗联小分队联络,搞到部队急需物品,才使这支部队得以存活。

  时任第三支队队长的王明贵,根据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李兆麟的指令,决定由丛世和负责,令明水小分队队长王长生(化名王三)、索伦抗日救国会会长白永盛,在兴安东省着手秘密开辟抗联第三路军军用物资供应运输线。王长生,辽宁省朝阳人,1934年,因被抓壮丁来到满洲里给日本军修筑工事, 1935年逃出后,来到明水林区工作,于1937年8月投军丛世和部,并在明水建立抗联小分队。白永盛,蒙古族,原是喜扎嘎尔旗伊尔施(今阿尔山市,下同)人,早年从军张海鹏部为营长,1931年8月,江桥抗战前夕,白永盛率部投奔兴安屯垦军苑崇谷部。“九·一八”事变后,白永盛所部被改编为黑龙江省暂编第一旅,南下白城阻击张海鹏,东上江桥与马占山会合抗击日军。江桥抗战失败后,白永盛带领仅剩的7名旧部官兵,分别回到伊尔施、索伦、明水、乌布林、白彦乌兰、蘑菇气、李三店居住。但他却一直在坚持寻找抗日救国的道路。1937年8月,根据王明贵和丛世和的要求,白永盛成立索伦抗日救国会,秘密组建了抗日武装。王长生、白永盛接受下达任务后,经过周密侦查,这条从龙江县——扎兰屯——新林——巴彦乌兰——索伦——大石寨——阿力德尔——明水————满族屯——勿布林——阿尔山——宝格达山——额吉淖尔盐湖的红色运输通道从此确立。伪满洲国时期,对粮食、牲畜实行严格统一的“出荷”制度。“出荷”是日伪统治时期农民一项极为沉重的负担,它是在农牧业统制政策下,以极低的官定价格,以极其野蛮的方式,把日伪所需的农畜产品全部掠夺到手。在这种情况下,王长生、白永盛决定通过内线接应,以拉运私盐为突破口,从额吉淖尔湖运回食盐与农牧民兑换粮食、毛皮和马匹等,并将这些物资送到前线部队。

  这条由第三支队丛世和部建立的运输通道,从东向西往返路程近700公里。1939年1月,王明贵根据东北抗联“西北临时指挥部”总指挥李兆麟、政委冯仲云的指示,要在西北特支建立前,着手建立一支骑兵小分队,专门负责对兴安东省、南省、北省日伪军的情报收集工作。丛世和接到命令后,马上与王长生、白永盛等人商量,决定在4月份封雪尚未消融前,再到额吉淖尔盐湖运回私盐用于购买部队急需用品。3月25日晚,当王长生、白永盛带领20多名抗联战士打扮成商人越过宝格达山大坝时,遇到5个日军巡逻哨兵,哨兵要求停车检查。不等检查,抗联战士就结束了他们的性命。之后,王长生、白永盛等一行连夜兼程,来到乌兰毛都牧区勿布林售出全部食盐,挑选十几匹好马,并购置军用物资,于4月中旬,化整为零离开牧区,将这些用来组建骑兵分队的马匹和军用物资交给王明贵,受到他的表扬。

  1939年,日本关东军在诺门罕战争中遭到失败后,加紧对东北抗日联军进行“讨伐”。中共北满省委根据当时的客观形势,决定开辟新的游击区,准备把大兴安岭林区作为抗日联军的后方。为在内蒙古东部建立党的组织,巩固和壮大东北抗联队伍,尽快实现东北抗日联军西征与八路军在热河会师的愿望,中共北满书记金策委派抗联第三路军营长田成雨、连指导员麻国柏、女战士顾月英到龙江县李三店开展地下抗日工作。同年9月14日,金策同志又派三路军二团秘书舒明暹(化名关伯阳)到李三店和麻国柏接头,着手建立“西北特支”和组建西北抗日骑兵支队。舒明暹接受任务后,秘密进入李三店,传达中共北满书记金策关于建立“西北特支”的有关事宜。舒明暹遵照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提议建立“中共西北特别支部”,并由舒明暹上报省委。会上,选举麻国柏为支部书记。西北特支成立后,即组织力量,深入景星、扎赉特旗、喜扎嘎尔旗、西科前旗、突泉县等地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动员群众,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抗日组织,建立党的秘密交通站。按照“西北特支”的部署和要求,由白永盛负责、王长生配合开始组建骑兵部队,巩固和扩大中国共产党在蒙东地区的革命根据地。

  在日伪军的多次围剿下,东北抗日联军损失伤亡巨大,为保存革命力量,党对东北抗联采取了“化整为零、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在苏军帮助下,东北抗日联军优秀指战员分批进入苏联整训。1941年1月24日,中共吉东、北满省委代表周保中、冯仲云、赵尚志在伯力举行会议,确定将东北抗联第一、第二、第三路军缩编为10个支队。丛世和、王长生、白永盛仍隶属第三支队王明贵指挥。王明贵去苏联整训后,丛世和继续率领王长生、白永盛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

  1939年,活动在兴安地区的东北抗联丛世和部,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仍同日军进行英勇顽强的斗争。

  到1940年冬,由王长生、白永盛亲手组织建立的兴安红色运输线已经形成,抗日队伍也得到发展,白永盛组建的队伍已初步具备骑兵部队的条件,经麻国柏、王明伦与王明贵取得联系,约定在扎兰屯与阿荣旗西南某山头交界处,准备迎接白永盛进山。在去往蘑菇气途中,遭到日军围剿,白永盛率部英勇还击,打死打伤七八名日军后,钻进深山密林,暂时分散躲避起来。1942年8月,因奸细告密,藏身在蘑菇气的白永盛被伪兴安东省警察厅特务科股长大井健太郎带领部队抓捕,死于狱中。1942年底,为躲避敌人的追捕,王长生将明水抗联小分队转移到突泉县宝石乡一带,继续做好军用物资筹措和运输工作,以突泉县宝石乡为中心开展对敌斗争活动,开辟了从六户到永安、洮南、白城、泰来、景星、齐齐哈尔的军事物资运输线。1943年3月,丛世和等70多名指战员先后被敌人抓捕,丛世和被杀害于齐齐哈尔。1943年6月13日,王长生按上级部署,在去往满洲里进行侦察敌情路程中,被日军“特别移送”到齐齐哈尔“731部队”,做活体试验。至此,这条由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第三支队在兴安地区开辟的鲜为人知的红色军用物资运输线,也被日军严加封锁起来。

  (二)苏军首战阿尔山战斗打响。1939年6-9月,诺门罕战役期间,阿尔山成为关东军的重要军事中转站,大量日伪部队经白阿铁路到达阿尔山。然后,由阿尔山经罕达盖进入诺门罕前线。为准确、有力打击日军,当地抗联战士与奉命潜入阿尔山的苏军情报人员配合,侦查日军的军事部署及运输路线,并及时把情报送到苏联驻蒙古第五十七独立军有关部门。根据这些情报,苏空军于6月下旬开始,多次轰炸阿尔山地区的铁路、公路并重点轰炸日军在阿尔山的物资中转仓库、五岔沟飞机场等设施,使诺门罕前线的日军给养缺乏、弹药不足。不但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还破坏了日军作战计划的实施。

  1945年8月9日零时,苏联后贝加尔方面军第三十九集团军配属的歼击飞行师数百架战斗机、轰炸机,对阿尔山、白狼、牛汾台、五岔沟、西口、明水河等地的日军公路、铁路、机场、车站、工事进行轰炸。之后,配合地面部队,对日军进行连续打击,正面突破日军驻阿尔山防线。

  苏军迅速攻破日军重兵把守防线。1945年8月8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代表苏联政府向日本驻莫斯科大使宣布:“从8月9日起,苏联将认为自己已与日本进入战争状态。”8月9日,蒙古人民共和国向日本宣战。8月1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也向日本侵略者发起进攻。1945年8月9日到9月2日,苏军在远东实施的战局包括:外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一和第二方面军、太平洋舰队和红旗黑龙江区舰队实施的满洲进攻战役(8月9日––9月2日),远东第二方面军在太平洋舰队协同下实施的南萨哈林进攻战役(8月11日––25日),千岛群岛登陆战役(8月18日––9月1日)。

  为实施远东战役,苏联在伯力成立以华西列夫斯基为总司令,并赋予其全权的远东苏军总指挥部。远东苏军总指挥部下辖3个方面军和2个舰队,总兵力150万人。在总体战略部署中,阿尔山和海拉尔是西线作战的主要地区。负责从西线进入兴安地区,向日伪军发动进攻任务的是后贝加尔方面军。马利诺夫斯基元帅任方面军司令员,捷夫钦科夫中将和索罗金少将任军事委员,扎哈罗夫大将任参谋长。该方面军下辖第十七集团军、第三十六集团军、第三十九集团军、第五十三集团军、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空军第十二集团军、后贝加尔防空集团军、苏蒙机械化集群,总兵力64万人。

  到开战前,日本关东军共有24个师团和9个独立旅团,总兵力达75万人,其中在内蒙古东部部署的日军有20万人,主要部署在以下交通要道:滨洲线(哈尔滨——满洲里)的海拉尔驻有八十独立旅混成团,博克图以西的大兴安岭顶端构筑有防御堡垒,驻有119师团。白阿铁路沿线的白城——洮南线驻有一一七师团;阿尔山、五岔沟、索伦驻有一〇七师团,兵力18000多人。一〇七师团司令官安部孝一中将,参谋长河濑繁大佐,分别在五岔沟、好仁、哈拉黑建有机场,专供军事使用。一〇七师团是1944年5月在中国东北以阿尔山驻屯队为基干开始组建的,辖步兵第九十、一七七、一七八联队及野炮兵第一〇七联队等,一〇七师团隶属日本第三方面军第四十四军,驻防阿尔山、五岔沟、索伦边境地区。

  到1945年8月为止,在阿尔山、白狼、五岔沟、索伦、王爷庙街还驻有宪兵部队500多人,五三部队800人,日本开拓团3490人,伪兴安二师骑兵四十六团、步兵三十八团和伪兴安教导团、兴安陆军军官学校4300多人,以及在内蒙古东部地区的各类开拓团47个,其中兴安北省4个、兴安南省11个、兴安东省32个。青少年义勇队一直被认为是“作为关东军的预备军存在的”,多数被移入到一线部队驻地附近和铁路沿线。兴安南省北部的五岔沟是日军一〇七师团驻地,而且直达蒙古国边境的白阿线正好贯穿其全境,所以这一地区义勇队开拓团相对集中。苏联对日宣战后,关东军曾命所有青少年义勇队训练生加入战斗部队,使他们成为日本侵略战争的无辜牺牲品。把当时日本在兴安南省、北省的日本开拓团算在内,日军仅在白阿铁路兴安盟境内部署的日伪军就达5万多人。

  1945年8月9日凌晨零时10分至1时,苏联外贝加尔方面军第六集团军、第十七集团军、三十六集团军、三十九集团军、近卫坦克军和五十三集团军主力部队分为北中南三路,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内蒙古东部地区挺进。后贝加尔方面军兵分三路,以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十七、三十九、五十三集团军组成主要突击集团,在蒙古国的尤哥孜尔庙到塔木察格布拉克地区展开,目标是在战役开始后的第5天进入大兴安岭南簏,到达索伦、大坂一线,以利机械化行军作战,实施中间突破。主要突击集团的4个集团军又分成左、中、右3路。各自的任务是: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和第五十三集团军为中路,翻越大兴安岭,攻克突泉至鲁北一线,目标直至长春和沈阳。第十七集团军在主要突击集团的右侧行动,其主要任务是从尤哥孜尔庙地域向林西、赤峰方向进攻,以保障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和五十三集团军的右翼安全。第三十九集团军从塔木察格布拉克东面的突出部位迂回阿尔山筑垒地域;左侧向索伦方向实施主要突击,阻击索伦敌人向东南撤退,并以部分兵力协同第三十六集团军占领海拉尔筑垒地域,阻击海拉尔敌人向大兴安岭撤退,同时,还有苏联空军作战的任务是沿白阿线铁路、公路两翼向关东军驻地长春进军,与来自东边的远东第一方面军第五集团军会师,围歼长春日军。紧接着,三十九集团军先头部队于8月9日零时10分,迅速越过中蒙边境。4时30分,主力部队兵分两路,开始向日军发起猛攻;一路从蒙古国的三果山突出高地出击。8月10日—11日,外贝加尔方面军继续向前急进。方面军的右翼越过了广阔的沙漠地带,到大兴安岭西南支脉。在赤峰方向,先遣部队已由出发阵地向纵深前进180公里。在中路,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靠近主攻阿尔山的苏联第三十九集团军,分成相隔百公里的两个纵队前进,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各兵团在3昼夜内向前推进了360公里,越过大兴安岭,出乎日军指挥部意料之外地钱出道满洲平原,抵达鲁北城(扎鲁特旗)和突泉地域,攻占了鲁北城。第三十九集团军和方面军的左翼军队绕过哈陆——哈尔山筑垒地域和海拉尔筑垒地域,于8月11日攻下海拉尔城,围困海拉尔筑垒地域内强有的守备队,其基本兵力并没停留下来消灭后方残余,而是继续向大兴安岭主麦山口发展进攻。日军海拉尔筑垒地域的个别守备队曾做激烈的抵抗。8月10日12时,行进至嘎巴勒哈达东南谷地,由七、八十辆坦克组成先遣队沿敦德乌苏向科右前旗阿力德尔苏木西合力木嘎查穿插。11日,进至科右中旗巴仁哲里木苏木。12日,分别进驻突泉县城和科右中旗代钦塔拉苏木,打败驻突守军,占领突泉县。三十九集团军主力经过阿力德尔苏木好力保嘎查的太平庄、好田阿木斯尔,直至大石寨镇。12日8时至11时,在大石寨火车站与日军发生激战,占领大石寨,后又沿白阿铁路经归流河镇于8月14日进驻王爷庙街。8月15日,在葛根庙附近,追上了日本参事官带领的日伪军留守大员和日军有关人员1000多人,将其全部歼灭;另一路是苏军三十九集团军沿弗富山、哈拉哈河入境迂回伊尔施,以部分兵力封锁阿尔山的筑垒地域,主力迅速越过大兴安岭。8月9日,苏军空军对日军驻五岔沟一〇七师团司令指挥部和机场进行轰炸,三十九集团军迅即在地面发起猛攻,将日军停留在机场的飞行机、战斗机全部炸毁,消灭日军一〇七师团主力部队3850多人,迫使安部孝一中将率部节节后退。8月13日下午,苏军全部击溃和歼灭喜扎嘎尔旗包括阿尔山在内的日军,解放索伦之后,快速向王爷庙街、白城挺进。17日,占领开鲁。然后,分别向长春和沈阳挺进。

  (三)日军一师团战败后全部缴械投降。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一〇七师团,在师团长安部孝一的带领下,率残部12000多名日军,从五岔沟指挥部向南撤退,企图经过扎赉特旗,从泰来乘车向长春、沈阳集结。

  8月9日,驻扎在阿尔山的关东军一〇七师团,正在同苏军激烈交战,14日,因通讯联络电台被苏军摧毁,无法与沈阳四十四军指挥部及时取得联系,当然,也不会听到天皇的投降命令。为尽快突围,安部孝一师团长,决定与苏军继续抵抗,但已无退路。无奈之下,安部孝一指挥部队只好放弃白阿铁路沿线,绕过苏军主力,从东迂回向长春撤退。8月18日,一〇七师团走出森林,进入扎赉特旗胡尔勒草原,与苏军机械化部队相遇。双方交火,都有伤亡。8月23日,苏军又在胡尔勒泰来花草原附近发现大部日军正向东南方向急速行进,于是,双方激战,苏军和东北抗联战士击毙日军主力3000多人,伤3000多人,苏军阵亡1400多人,伤310多人。通过这次战斗,日军战斗力渐渐不支,安部孝一只好带领剩余的8000日军逃离战场,撤至扎赉特旗音德尔镇,急忙修筑工事,准备与苏军再战。当日军撤离到音德尔镇后,街内百姓早已逃奔他乡,只留下一座空城。由于日军缺少粮食、药品供给,伤员死的死、逃的逃,情绪低落到极点。剩下5000多人,已无力再与苏军决战,战斗处于僵持化状态。当发现一〇七师团仍然不肯缴械投降,苏军便照会关东军司令部,要求日军必须无条件投降,否则,要集中优势兵力全部歼灭之。8月27日,关东军司令部派人找到一〇七师团长安部孝一,向他传达日本天皇的投降命令。这也是向苏军缴械投降的最后一支成建制的日军部队,整整比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日期晚12天。8月30日,苏联远东军统帅部派第二二一师长库什纳连科少将、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派师团参谋沟井和副官等人前来音德尔。9月1日,在音德尔北山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

  在苏军对日作战中,时任日伪兴安总务厅厅长福地家久,特务科长土屋定国等一批日本警官妄图化妆逃离境内,被东北抗联第三支队扎赉特旗小分队战士和苏军歼灭。9月5日,从王爷庙街溃逃下来的全副武装的日军对扎赉特旗三家子屯进行血腥屠杀,当时全屯87口人,除4人免于幸难,其他83人全部被杀害。9月7日,在东北抗联的协助下,这伙日军被苏军剿灭,至此,活动在兴安地区的最后小股日军被全部歼灭。日军战败投降后,兴安地区各族人民从此摆脱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残酷统治和压榨,进而为内蒙古民族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开辟了广阔的道路。(孙连春)

  

[责任编辑: 李德 ]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6659725。
Copyright ©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