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内蒙古新闻网  >  兴安盟新闻网  >  理论学习   
走出西方宪政民主思潮的迷雾
兴安盟新闻网   17-07-31 11:01  打印本页  来源:兴安盟委宣传部

  西方宪政民主的由来及实质

  西方宪政民主源远流长。一般认为,西方最早产生宪政民主的国家是英国。英国的《自由大宪章》于1215年订立,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部限制王权的法律。文艺复兴后,西方中世纪被认为是至高无上的神权被彻底否定,但走上统治地位的封建王权的专横又让逐渐发展起来的资产阶级深恶痛绝。于是,1688年英国发生了光荣革命,英国资产阶级同封建势力相妥协后使英国走上了“君主立宪政体”的资产阶级宪政之路。1787年,美国制宪会议产生了第一部资产阶级成文宪法,确立了“民主立宪政体”,确立了美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包括联邦制、总统制、三权分立制、司法独立制。1789年法国发生了大革命,彻底推翻了封建势力,最后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立宪政体”。自此之后的资本主义国家大多以英国、美国、法国资本主义宪政制度为蓝本建立起本国的政治制度。所以,一般认为宪政民主无非是两种形式,即君主立宪政体和民主立宪政体,而且民主立宪政体是主流。资本主义国家宪法明确规定了包括两党制或多党制、普选等在内的政权组织形式。

  西方宪政民主的实质是什么?从其产生的过程看,它是近代资产阶级革命胜利的成果;从其代表的阶级利益看,它代表和维护的是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和意志;从其理论基础看,它是以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为逻辑基础;从其价值取向看,它是以个人主义为出发点与落脚点的。值得说明的是,最初的西方宪政民主框架和“包装词”带有很浓厚的理想主义情结,“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理性、共和”这些外包装具有极大的诱惑性和欺骗性。但是在运作过程中却暴露出很多缺陷:一是两党制及多党制演变成了“轮流坐庄”,而“轮流坐庄”的实质是“轮流分赃”,以实现党派利益的平衡。甚至在利益分配不均而无法取舍时而出现了所谓的“联合执政”。可见,两党制和多党制代表的是各党派的利益,而置社会底层和非党派利益于不顾。普选这种形式大多演变成金钱竞争的形式,而社会底层因为缺少金钱的支撑,他们即使能组建一个政党也没有话语权,更谈不上在社会利益分配中分得一杯羹。二是由于西方宪政的运行过于依赖私有制和金钱,因此公权力的运用受到各种利益集团的控制,从而使得其作用发挥受到限制,特别是在处理重大社会危机和推动社会发展方面表现出能力不足。三是由于西方宪政是以私有制为逻辑起点,以个人主义价值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加之分权、控权、限权的模式,使得其政权运作效率很低,行政机关缺失执行力,国家治理能力低下。了解了西方宪政民主的实质,国内一些人的观点也就不攻自破。

  中国不能效仿西方宪政民主模式

  中国之所以不能效仿西方宪政民主的模式,一是因为西方宪政民主模式原本只是理想中的模式。实践当中西方宪政模式面临了许多困境,他们自己也在不断地进行自我修正。二是具有西方宪政之表征的普选是在其经济腾飞之后的事情。马丁·雅克指出:“民主不是抽象的概念,不能脱离历史和文化,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因为缺乏相应的环境,民主不但不会奏效,甚至还会带来灾难”;“中国经济腾飞差不多才刚刚完成一半,虽然已经经历了20年的发展,但仍有一半以上人口生活在农村”;“在经济腾飞和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毫无疑问会存在一种内在的集权主义,为了实现某个单一目标而将所有社会资源都调动起来的需求”;“由于各国在历史、传统以及文化上的差异,其民主形式也千差万别。”而且,在中国经济未完全腾飞之时,还需要政府集中精力来发展经济,来解决发展中的矛盾问题,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按照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标准,一个国家要完成经济的腾飞,实现现代化的目标,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人均经济收入要达到12616美元。我国人均经济总量在2012年达到6100美元,2013年达到6700美元,要完成经济的腾飞还有差不多一半的路程。事实上,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民主进程与经济腾飞是同步进行的,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大都如此,甚至英国、美国的民主进程差不多都是在经济腾飞完成100年之后。英国工业革命发生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的头几十年,甚至到了1850年,也只有大概1/5的男性拥有选举权,到了19世纪80年代,英国的绝大部分男性才获得了选举权。其他西欧国家的情况也都大同小异,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都是比较缺乏民主的。美国黑人和妇女在20世纪60年代才享有选举权。在不少东亚国家和地区,先经济后民主这样的模式同西方发达国家类似,比如日本在经济腾飞之前根本没有什么普选权。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地区,没有一个是在民主环境中实现经济腾飞的。需要说明的是,马丁·雅克所指称的民主是特指普选。三是中国国情不同。如前所述,中国人口多、底子薄,现阶段必须赶超发展、科学跨越。若中国现阶段不集中精力推动经济的发展,而是搞西方式普选、搞两党制多党制,社会的情形可想而知。国与国之间发展阶段不一样,文化不一样,历史传统不一样,有些东西无法进行比较。正如我们不能用男人的标准来评价女人,也不能用女人的标准来评价男人一样。四是人民民主制度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我国人民民主制度在实践中取得了辉煌成就,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们没有理由不坚持和完善这个好制度,另起炉灶效仿西方宪政模式只会把社会搞乱。马丁·雅克指出:“亚洲新兴国家创造了一种新型的政治治理模式,即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合法性和民众支持率,不仅基于民主选举,还基于国家推动的能力。”习近平在多次讲话中谈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篇大文章,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继续把这篇大文章写下去。“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合不合适,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才最有发言权。

  值得说明的是,近年一些西方国家别有用心地对外输出“宪政民主”,对此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在“宪政”“民主”等问题上,为什么西方一些人对中国如此“热心”和“关照”?而“对于他们掌握的核心技术,我们出钱,他们也不愿意卖?”尽管经济全球化使得国际秩序保持了基本稳定,但国与国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西方国家不希望我们这个世界大国实现经济的腾飞和现代化质的飞跃。近年,西方民主被移植到非西方国家和地区后,造成了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分裂、族群对立、政治纷争、政局动荡等严重后果,这些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值得人们反思。中国现阶段发展的是增量民主,以数量换取日后的质量,以时间换空间,所以,对宪政民主思潮不能只看其华丽的包装外表。当年苏共演变和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在宪政民主方案的诱导下,从宪法中取消了坚持苏共领导地位,从而使得在苏联搞多党制合法化,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反成了“违宪”。宪政话语在中国炒热的最初源头可溯及20世纪90年代初,之后国外有团体赞助经费支持一批游离于体制外的自由职业者及中国一些大学、研究机构的自由派知识分子,鼓吹宪政,企图用西方的“宪政民主”改组中国的政治体制。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思和警醒的。(吴传毅)

  (作者为中共湖南省委党校副校长)

  (摘自《学习论坛》2014年第9期)

[责任编辑: 赵振东]
    欢迎关注:兴安盟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平台——扫描上图二维码或搜索网事兴安关注微信,搜索网事兴安、书香兴安关注微信。转载请注明出处。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Copyright ©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82-8267608 举报邮箱xaxwwz@163.com